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孟献的博客

xumengxianyanshi@163.com

 
 
 

日志

 
 

凡高的油画《鞋》与艺术本源  

2017-06-04 16:15:50|  分类: 范围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凡高的油画《鞋》,没有他的《向日葵》《星夜》等油画广为人知,但却引起现代思想家艺术家海德格尔、夏皮罗、德里达和杰姆逊等人的高度重视和热烈争论。观察的是同一幅油画《鞋》,可是海德格尔、夏皮罗、德里达和杰姆逊等人,却给出不同的诠释和理解。观察的是同一个事物,却得出不同的结论。这是偶然现象吗?如果不是,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本文试图以新的视角,对这一现象予以说明。

   关键词:艺术本源    范围性  整体性

范围现象
   
    观察的是凡高的同一幅油画《鞋》,可是海德格尔、夏皮罗、德里达和杰姆逊等人,却给出不同的诠释和理解。“海德格尔在《鞋》中看见艺术真理的自行置入,夏皮罗看见画家凡高的生活史实,德里达看见解释的框架,杰姆逊看见凡高现代主义作品的意义深度。”[1]
    观察的是同一个事物,却得出不同的结论,并非偶然现象。
      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2]还有,一部《红楼梦》,有人看见专制与丑陋,有人看见自由与纯洁,有人看见文字与诗词,有人看见园林与饮食,等等。
一部《易经》,“有人认为《易经》是气功经典著作。有人认为《易经》是武术经典。有人认为《易经》是医葯著作。有人认为《易经》是图书目录。有人认为《易经》是管理手册。有人认为《易经》是预测学。有人认为《易经》是决策学。有人认为《易经》是控制论。有人认为《易经》是系统论。有人认为《易经》是全息律。有人认为《易经》是因果律。有人认为《易经》是计算机二进制。有人认为《易经》是多四季论著作。有人认为《易经》是生物化学……有人认为《易经》是日记。”[3]
“白马是马”,这是连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可公孙龙却认为,“白马非马”。
关于光的本性问题,一派认为光具有微粒性,一派认为光具有波动性。
……如此等等,观察的是同一个事物,却得出不同的结论,这一现象,在艺术的、文学的、哲学的以及自然科学等其它领域,都有可能出现。
这一现象,产生的原因是什么呢?

观察的范围性与客观事物的整体性
    
   观察的是同一幅油画凡高的《鞋》,海德格尔、夏皮罗、德里达和杰姆逊四位思想家,却给出不同的解读和诠释,对此,唐智瑶解释说,“我们的理解是从我们已有的视域出发,这就决定了我们不可能完全抛开属于我们的社会历史文化语境,以及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文化语境中生成的思想、价值观念和审美观念。因此,我们去理解对象时,都将受到这种历史文化语境的限制。”[4]这种限制,使理解者形成了“符合自身哲学思辨需求的前理解结构”。“理解者带着前理解结构形成的观念去把握艺术作品的意义,理解者的视域必然决定了不同理解者对同一艺术作品的意义理解带有必然的差异性。”[5]“人的此在存在的时间性和历史性决定了我们的理解是有条件的,理解者总是带着对对象的某种期待或者自身已有的观念,亦或是现在已有的认知去理解对象,在进入理解的过程时,我们总是带着‘先行具有’、‘先行看见’、‘先行把握’。也就是说,在某种成程度上,我们总是以主观性或者符合我们自身旨趣和目的的方式去进行理解,我们所理解的对象便与理解者的‘先行具有’、‘先行看见’、‘先行把握’密切相关。”[6] 因此,“尽管海德格尔、夏皮罗、德里达、杰姆逊他们所解释的是同一个作品——凡高的《鞋》,但由于他们的诠释学处境不同,他们的前理解不同,他们的理论兴趣不同,因而决定了他们对同一个作品的理解和解释会做出非常不同的理解和解释。”[7]
其实,这正是汉森的“观察渗透着理论”。
汉森说,“看是一件‘渗透着理论’的事情。X的先前知识形成对X的观察。表达我们知道什么所使用的语言或符号也影响着观察,没有这些语言和符号也就没有我们能认作知识的东西。”[8]汉森认为,两人观察的是同一个事物,却得出不同的结论,是因为“观察渗透着理论”。
但是,汉森只是就主体而言的。
观察的是同一个事物,却得出不同的结论,究其原因,应当从主体和客体两方面去考察。就主体而言,“观察渗透着理论”也不是唯一的原因,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这就是观察的范围性。除了主体以外,观察的对象客体也影响着观察。就客体而言,是因为客观事物具有整体性。
客观事物是由A、B、C、D……等部分组成的一个整体,而我们的眼睛只能观察到A,或B,或C,或D,或其它的部分;无论我们怎样变换观察角度,当我们看到某一部分的同时,却又不可避免看不到其它部分,我们观察的只是客观事物某一部分的东西,而无法观察到整体。比如甲乙丙丁四个人同时观察同一个房屋,甲观察的是其正面A,乙观察的是其背面B,丙观察的是其左侧面C,丁观察的是其右侧面D,那么这四个人对所观察的描述有可能是不同的,虽然他们观察的是同一个房屋。艺术品也是这样,因为艺术品是客观事物的反映。一个成功的艺术品,它也是由A、B、C、D……等部分组成的一个整体,具有整体性。观察的是同一幅油画凡高的《鞋》,海德格尔、夏皮罗、德里达和杰姆逊四位思想家,却给出不同的解读和诠释,并不仅仅是“先行具有”、“先行看见”、“先行把握”,而是油画《鞋》本身是由ABCD等等多个部分组成的整体,具有整体性。海德格尔观察的是A,所以他“看见艺术真理的自行置入”,夏皮罗观察的是B,所以他“看见画家凡高的生活史实”,德里达观察的是C,所以他“看见解释的框架”,杰姆逊观察的是D,所以他“看见凡高现代主义作品的意义深度”。ABCD是构成油画《鞋》的部分,是客观存在的东西,正是因为客观上存在着ABCD这些个部分,四位思想家才有可能观察到。这正如我们看到那座房屋有一扇门,不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座房屋的这扇门的确存在着的缘故。
结论只是在一定的范围内才是正确的
但是,这样一来,我们便面临这样的抉择:海德格尔、夏皮罗、德里达和杰姆逊四位思想家,对于凡高的油画《鞋》的理解和诠释,究竟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呢?
观察的只是客观事物某一部分的东西,也就是某一范围的东西。大脑接受的也是某一范围性的信息,由此得出的结论,也只能是某一范围的结论。这也就是说,海德格尔、夏皮罗、德里达和杰姆逊四位思想家,对于凡高的油画《鞋》的理解和诠释,都是正确的,但这只是就一定的范围而言的。
因此,实际上,海德格尔与夏皮罗观察的是不同范围的东西,夏皮罗对海德格尔的批评,是站在自已的观察范围内,用他这一范围的标准去衡量海德格尔观察的另一范围的东西。我们称认,夏皮罗对凡高《鞋》的理解与诠释是对的,但是,这并不能证明海德格尔就一定是错误的,这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你是对的,并不见得别人就是错的。这正如,我们说光具有微粒性是对的,但它并不能证明光具有波动性是错的一样。
这是因为海德格尔是以现象学显现的方式,通过对凡高《鞋》的诠释,表明在现象学视域内,艺术作品与真理之间的关系。“海德格尔从艺术作品中揭示了艺术与真理的关联。‘因 此,艺术就是真理的生成和发生。’真理又是如何 进入作品的呢?  ‘艺术是真理之自行设置入作品。’美又是什么呢? ‘美乃是作为无蔽的真理的一种现身 方式。’美是艺术显现真理的方式。”[9] 从现象学的理论框架,海德格尔对艺术作品与真理之间的关系作出了自已的理解和诠释。但这只是就现象学这一范围而言的。
其实,同海德格尔一样,我们对艺术作品的理解和诠释,也仅仅只是就艺术作品某一范围作出的理解和诠释,我们无法把握整体。正如贡布里希所说:“人们面对艺术的认识过程永无止境,总有新的东西有待发现。当人们站在前面去观看它们的时候,那些作品似乎一次一个面貌。它们似乎跟活生生的人一样莫测高深,难以预言。那是它自已的一个动人心弦的世界,有它自已的独特法则和它自已的奇遇异闻。任何人都不应该认为自己已经了解了它的一切,因为谁也没有做到这一点。”[10]不错,谁也做不到这一点,我们仅仅只是就艺术作品某一范围作出的理解和诠释,我们无法把握整体。由于观察的范围性,使我们无法了解艺术作品的一切,所了解的所研究得出的结论,只是艺术作品某一个范围的结论。

艺术本源与整体性

对于艺术本源,不同的思想家可能有不同的理解,海德格尔认为艺术之所以为艺术,是由于真理的自行置入,夏皮罗则认为艺术是艺术家情感的表达。其实,艺术本源就是客观存在。
客观存在是什么样子呢?客观存在具有整体性。不论艺术作品还是文学作品,只要置入其中整体性,那么它就具有了生命力,就会“跟活生生的人一样莫测高深,难以预言”,“一次一个面貌”,常看常新。
客观存在的整体性之所以具有旺盛的生命力,是因为整体性的内涵,就在于它具有发展运动变化不断生成新的部分的机能。凡高的画如此,曹雪芹的《红楼梦》如此,《易经》也如此。因此,作品中一旦把客观存在的整体性置入其中,就给这个作品注入了生命的活力,它就会不断地生成新的部分。于是,在我们进入对作品理解与欣赏的过程中,所面对是不断生成的新的部分,看到的是新部分中新鲜的东西,于是就会得到新的感受,产生新的意境与联想,得到新的愉悦感。 
凡高的油画以及其它大师的艺木作品,还有古今中外的文学杰作,之所以经久不衰,具有永恒的魅力,其中有许多原因,但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反映了社会和人性的整体性。因此,你要想要创作出这样的作品,让人们常读常新,就应当使你的作品具有整体性。


参考文献:

[1][4][5][6][7]唐智瑶:被诠释的艺术世界——以凡高的油画《鞋》为例,中央民族大学,2013.
  
[2] 鲁迅:集外集拾遗 ——降洞花主小引. 

[3]邓柏球:白话易经·前言,长沙,岳麓书社,1993年:20.
 [8]N·R 汉森著, 邢新力,周沛译:《发现的模式》.北京 , 中国国际广播出版,
1988:22.
[9]张贤根:真理的显现与艺术的不解之迷.中北大学学报〔社科版〕,2005年,第21卷,第1期.
[10][英]贡布里希:艺术发展史,范景中译.人民美术出版社,2010年,第15页.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