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孟献的博客

xumengxianyanshi@163.com

 
 
 

日志

 
 

美女贪污犯刘伊平之死  

2014-04-08 21:4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1年6月6日上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民航广州管理局召开宣判大会,大会上,法官宣布“现在,遵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的命令,将死刑罪犯刘伊平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刘伊平,女,生于1969年9月18日,出身于军人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生活优裕。她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都是一位备受赞扬的好学生。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民航广州管理局运输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值机员、售票员和收款员。她利用职务之便,通过改机票,把国內航班改成国外航班,人民币改成美金,一个人改成几个人,通过这样的方式套人民币和美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仅仅几个月时间,贪污人民币55万元。她贪污的55万多元,一分钱也未用过,全部用她的真名实姓存入银行,案发当天就全部追回。刘伊平,只有23岁,一个刚刚毕业走上社会的女大学生,况且脏款全部追缴,尚未造成不可挽回的经济损失,处以死刑,未免量刑过重。
55万元,有人会说,23年前是一笔巨款。不错,按当时一个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的工资,同他现在的工资作比较,55万元相当于现在1000万元左右。判处死刑,罪有应得。倘若依此为标准,只要贪污受贿达到1000万元的贪官汚吏,无论是谁,一律格杀无论。倘若此,谁也无话可说。然而问题的关键是,现在贪污受贿上千万、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贪官汚吏,有几个被判死刑?
因此,美女刘伊平之死,人们不会不作评论的。我在网上搜索,果然搜到了一篇,我把它全文转载如下:
                                                      
12.jpg
13.jpg
 

刘伊平之死VS黄胜之活
 毛牧青——于2013年5月3

      22年前,年仅23岁的美女贪污犯刘伊平被枪决
  她死的理由很简单:机场一个小小售票员,贪污大大的55万
  尽管贪污的55万她存起一分未花全部被追回
  而且狱中写下一万多字的日记,对贪污的忏悔、对生命的留恋……
  这一切都没有用——她还是没有摆脱死刑
  因为她贪污的的数字太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更重要的是:她死的不是时候
  她也仅仅是个草民,可以“杀一儆百”起到震慑威力
  于是,她便成了“从重从严从快”运动式“法治”的抽风祭品
  于是,她便成了改革开放以来被处决的最年轻的贪污犯 
  我不同情她的贪污之行,但我很惋惜她年轻轻地走向死亡
  我鄙视非人性非理性的“严打”神经,更鄙视长官意志下的草菅人命
  她的确应该依法惩处,但罪不至诛

  22年后,副省长的黄胜高官被判无期
  他的不死理由很简单:一个大大的副省长,法院说他才受贿1223万
  据称他“认罪态度较好”,大部赃款被追回
  尽管民间说他贪腐远不止这些,但还是被“贾雨村”“甄士隐”搅浑
  这一切很管用——他终于绕过死神
  因为他前面有比他贪腐更多更大、事后却能“保外就医”优哉游哉的先例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官太多太多
  他是个副省长,他不死有“以儆效尤”的警示功能呢
  于是,他便成了“依法治国”下“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样板
  于是,他便成了改革开放以来无数被轻判而不死的贪官之一 
  我痛恨这样的贪官,但我无奈“法律”面前他老有所成的良好归宿
  我鄙视不能一视同仁的“人治”实用,更鄙视对贪官尤其是高官的判处的宽容
  “多年培养教育下”边腐边升的他,的确更应该被判重刑,即便死刑也不足惜

  不错!虽然贪污和受贿罪名不同,却也实质同样严重
  当然,这些年人民币是毛了,贪污受贿巨款可以贬值
  但法律是否也得与时俱进跟着贬值充当儿戏
  于是,“高官优先不死”、“平民优先去死”,让“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成为扯淡
  我不欣赏死刑,也不欣赏该死不该死的一概都死
  ——但我更不欣赏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却死了的“法治”
  我不欣赏官贵民贱的歧视,不欣赏官民处置不在一条起步线上的不公
  ——但我更不欣赏“内外有别”的特权

  美女刘伊平贪污之死在于“顶风而上”
  高官黄胜贪腐之活在于“治病救人”
  两样货色齐备各有各的用处
  也就成全了特色法律的自圆其说充足理由
  刘伊平死得冤、黄胜活的滋润结局
  便也有了我以上的狂言乱语瞎逼扯淡的牢骚 

作者的话表达了人们的心声!
是的,刘伊平,一个弱女子,一介平民,她有罪,但罪不至死,却被判处死刑。而黄胜、刘志军,一个是原山东省副省长,一个是原铁道部部长,一个贪污受贿几千万,一个贪污受贿上亿,论罪,罪该万死,一个被判无期,一个被判死缓。古代不是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吗?现在不是大讲特讲“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那么在现实世界里,法律为什么对平民竟这样冷酷无情?在官员面前竟如此软弱无力?



  评论这张
 
阅读(127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