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孟献的博客

xumengxianyanshi@163.com

 
 
 

日志

 
 

转载 浅谈海德格尔的此在  

2014-04-25 15:38:34|  分类: 范围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谈海德格尔的此在

作者     冯志坚

辽宁大学中国哲学专业

摘要: 海德格尔的经典之作《存在与时间》对西方哲学界, 乃至对整个世界哲学的发展都是影响巨大的, 而其中的此在的提出,具有极大的视域突破和理论创新精神。粗略拜读了《存在与时间》, 以及国内一些学者关于此在的理解之后, 希望从“此在”与存在之关系、此在于人的关系和此在与时间的关系三方面来对此在进行不成熟的梳理。

关键词:此在;在;时间;存在

《存在与时间》是海德格尔的成名之作, 也正是于此才开启了海德格尔现象学之大门,把西方哲学推向了又一发展高峰。在研读《存在与时间》的过程中, 我们可以发现此在在其中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它是我们进行存在的分析的基础, 也正是海德格尔大名鼎鼎的此在让他遭受了诸多的非礼与责难。此在是我们研习《存在与时间》的敲门砖, 如果我们能够较好的领会此在, 那么我们对于《存在与时间》就会有更为深入的理解, 这对研习海德格尔后期作品及对海德格尔整个思想体系的把握都是很有益处的。笔者在研读《存在与时间》以及在研习国内其他学者对此在的理解之后, 希望从“此在”与存在之关系、此在于人的关系和此在与时间的关系三方面来对此在进行不成熟的梳理。

当然在梳理此在的上面三个方面关系之前,本文将试图从两个角度来理解此在。第一个角度是从传统形而上学的层面上来理解此在,也就是从是什么,或究本穷源的本体式角度来理解此在;另一种角度是从存在论的层面上来理解此在,也就是从为什么是和如何是,或现象学的存在论角度来理解此在。本文所提及的有关此在的三个方面的理解是从存在论的角度来剖析此在,在此之前本文试图略述以下在传统意义上是怎样理解此在的。如此本文将分为两个大的部分,即传统意义的此在和存在论意义上的此在两个部分。

一、 传统意义上的此在

所谓传统意义上的此在,其实是从传统的形而上学的层面上来理解此在,也就是从是什么,或究本穷源的本体式角度来理解此在,在这个层面上我们的发问方式往往是:此在是什么?其所付诸的分析方式是本体式的、究本穷源式的、终极式的、本源式的,它们企图一劳永逸式的完满的解决此在问题。

1.字源意义上的此在

我们从字源上来看此在,众所周知,中国文字是从古代延续下来的,是世界上最古老、最直观、最具有哲学意味的文字之一。

分析此在,这里当然是翻译后的此在的意味,究其源,此在一词并不是中国汉语所本有的词汇,查阅1991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辞海》中的词语分册根本就没有此在一词。此在一词是根据德语中Dasein 一词所翻译过来的,Dasein 是《存在与时间》里的中心概念,据该书的译者陈嘉映和王庆节在该书的附录一中所言:我们可以用许多方式来解说这个概念,但这些解说不能代替翻译。[1]译者在翻译Dasein 时确实是下了一番功夫,在辨别此在、亲在、缘在的取舍之后认定此在是反映作者即海德格尔的本意最为接近。在汉语中我们一般可以将此在分开来看待,即将此在分为“此”和“在”两个字来理解。据汉语最为权威的字典1991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辞海》中的词语分册的解释:“此,①这。与彼相对②这般;这样。③乃;则。”[2]“在,①存在;生存。②居于;处于。③系于。④存问。⑤察;视。⑥表示动作的延续。⑦表示动作、性状所涉及的处所、时间或范围。”[3] 结合这一解释可以看出此在的字面意义是指一种象这样、这般存在或生存的状态。译者的用意明显就在于突出此在作为一种存在者的在场状态,即如此这般的存在着的状态就是此在的字源意义。同时我们结合德语Dasein的构词法可知,Dasein 是由Da 和Sein 两次结合而成,其中的Da 表示某个确定的时间、地点或状态。据陈嘉映和王庆节所译的《存在与时间》中的附录一所言:“在德国古典哲学中,Dasein 主要指某种确定的存在物,即存在在某一特定时空中的东西,多译作‘限有’‘定在’在海德格尔的哲学中Dasein 特指人这种不断超出自身的存在者。”[4]

2.本体意义上的此在

西方哲学自亚里士多德以来, 长期把存在者作为本体去追问, 而忽视了具有最高普遍性的存在。海德格尔针对这种情况, 把“思考存在”作为自己哲学的基本本体论(旨在取代一切特殊本体论)的任务。 然而存在是无法直接把握的, 它必须通过可以直接把握的存在者作为中介展现自己。为了避免再次以存在者遮蔽存在, 这个中介应具有比其他存在者优先的地位, 即对它来说, 存在本身是首要的和重要的。存在, 对于人来说, 就具有先于本体论的地位, 人必得首先成为存在, 至于成为什么样的存在则在其次。只有人才能体现存在本身, 并且在对存在的不断追问中获得自身的本质。海德格尔赋予这个特殊的存在者以特定的名称——“此在”, 并从以往哲学追问客体、观念或逻辑的语法体系转向了人, 开始了西方现代哲学对人的真正的卓有成效的关注。

3.此在是什么?

这是一种传统意义上的提问方式,此在是什么?海德格尔的答案是多样性的。在陈嘉映和王庆节所译的《存在与时间》中第9页中开始提到此在:“这种存在者,就是我们自己向来所是的存在者,就是除了其它可能的存在方式以外还能够对存在发问的存在者。我们用此在(Dasein)这个术语来称呼这种存在者。”[5]以及在该书中的第14页中提到:“诸种科学都是人的活动,因而都包含有这种存在者(人)的存在方式。我们用此在这个术语来表示这种存在者。”[6]由引文可见海德格尔的此在指的是一种存在者,更确切的说就是一种能够对存在发问的存在者,更具体地说就是特指人这种存在者。正如该书第14页所说:“此在是一种存在者,但并不仅仅是置于众存在者之中的一种存在者。从存在者层次上看,其与众不同之处在于:这个存在者在它的存在中与这个存在本身发生交涉。”[7]

二、存在论意义上的此在

所谓存在论意义上的此在,就是从为什么是和如何是,或现象学的存在论角度来理解此在,在这个层面上我们的发问方式往往是:此在为什么是此在?此在如何是次在?这种研究方法重视在世或在场性的探讨,注重在生存或存在当中来理解此在之所以为此在。以下将从此在的三个方面来理解和解读海德格尔的此在及其内在意涵。

1.“此在”与存在之关系

对于海德格尔而言,“存在”必须通过此在的实际生存状态才能得到非概念化的理解。然而, 应如何理解实际生存状态呢? 从海德格尔对于它的论述中, 可以看出, 这意指一种最原发的、主客未分离的人生状态。因此, 海德格尔明确此在本身最初的和最通常的存在方式, 就是他在日常状态中的存在。海德格尔以为,现象学要求我们不要从任何理想的设计出发, 而要以一种“让……显示”的方法, 从其日常的存在方式来把握此在。但这并不是要求我们满足于这种日常行为方式的描述,而是为了揭示这种日常行为的基础,即它的本质结构或生存状态。在《存在与时间》中, 此在与存在的关系之紧密是显而易见的, 海德格尔首先把此在同其他一切存在者作比较此在具有几层优先地位。“第一层是存在者层次上的优先地位:这种存在者在它的存在中是通过生存得到规定的。第二层是存在论上的优先地位:此在由于以生存为其规定性,故就它本身而言就是‘存在论的’。而作为生存之领会的受托者, 此在却又同样源始地包含有对一切非此在式的存在者的存在的领会。因而此在的第三层优先地位就在于:它是使一切存在论在存在者层次上以及存在论上都得以可能的条件。于是此在就摆明它是先于其他一切存在者而从存在论上首须问及的东西了。”[8] (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 陈嘉映等译, 北京三联书店1999年版, 第16页)

2. “此”在与人的关系

在研读《存在与时间》的过程中。每次遇到此在之时在脑海之中都会闪显一个念头此在言说之物难道不是人吗? 如果不是的话, 那么此在意指何物?如果是的话, 那么海德格尔为什么又不用人而要用此在一词呢? 这其中有何微妙之处。在海德格尔的早期思想, 形式显示的现象学《海德哥尔早期弗莱堡文选》中, 我们可以清楚的见证到, 海德格尔早期就意识到主客观之间的机械二元划分是有问题的, 它将很难回应主体如何进入并认识客体这种问题的挑战。海德格尔在《文选》中较为集中的表达了他独具特色的认识论观点, 虽然这些观点在他后期的作品中, 甚至是在《存在与时间》中都很难见到明确的文字表述, 但这些极其重要的观点却构成了他思想的灵魂并闪现于其后来的各种著述之中。张志伟先生曾在他关于《存在与时间》的讲义中这样写到:我们可以把一切存在着的东西称之为存在者, 简称“在者”, 人也是一种“在者”, 然而, 人这个在者与众不同,这个在者为它的存在而存在,即它这种存在者不像其他存在者那样仅仅是在者,仅仅停留在存在者状态上,而是与它的存在密切相关······他存在于自己的存在之中,对自己的存在有所领会,并对自己的存在者有所作为,所以海德格尔称之为Dasein,人是Dasein 不过Dasein 有不同于人。人不过是在者之中的一个在者,Dasein 则表示人与存在之间的关系,它是存在在此存在出来的境域。此在显现的是一种关系状态,即此在存在者与周围世界非此在或存在者之存在的纠缠关系,使用此在而不使用人一词所突现的不是一个人、一存在者,而是一状态,即认识发生之初未有主客观划分的原始状态。

3.此在与时间的关系

海德格尔强调“时间性”, 并通过此在结构来说明时间性。从表面上看,人与时间、空间的关系就是定居, 时间、空间,不再是“存在的框架”, 不再是无声的;它们对我们述说着什么,“在同一房檐下的不同时代的人穿越时间之旅”[9]的黑森林农舍意向,是海德格尔对人类存在的空间性时间性规定的存在论诠释。

时间性本身就没有什么原始的到时结构。实际上,原始的将来、曾在和当前这些时间结构环节是由此在的生存结构来解说的。而这之所以可能,则因为此在的生存结构已经包含着“先行”、“已经”这些时间因素时间性在此在论里已经是一条地平线。海德格尔并非简单地把存在引入了时间之流:存在通过此在展开, 此在是有限的, 会死的, 此在具有时间性或即是时间性。“在世界之中”的万事万物,也都是有限的、具有时间性的。不过只有向这一会死的、有限性的存在者——此在开显出来的“事物”, 我们才能合理地去问它们的“本源”和“终结”。有“始”有“终”即为“全”——“大全”(whole),此“大全”并不是传统形而上学祈求的“大全”(理念),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事物。这就是海德格尔所说的“对存在的领会本身就是此在的存在的规定”。相应的,这种“循环”的关系进程在《存在与时间》第二篇“此在与时间性”中又得到表现。在那里,海德格尔要从时间性来重新考察此在的生存状态。这样做,虽被考证家看成是失败的(潦草、混乱乃至基本构架的扭曲), 但是海德格尔却是基于一种并不随意的考虑, 即时间性是领会此在之存在的地平线, 即“着眼于”时间性来论此在。此在虽然无法在一个存在者的现成意义上经历死亡, 但却可以而且必然在存在论境域的意义上活生生地经历死亡。“只要此在存在,在此在中就有某种它所能是、所将是的东西尚未到来。而‘终结’本身就属于这种尚未到来。在世的‘终结’就是死亡。这一属于能在亦即属于生存的终结界定着、规定着此在的向来就可能的整体性”。[10](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 陈嘉映等译, 北京三联书店2006年版, 第269页)换言之, 真正的生命存在活着,同时也死着,没有死亡的生命本质上不是生命。

三、总结

此在的特点就是对存在的领悟,这种领悟的进程是:此在向着存在的方向超越存在者,并且在它的存在中领悟包括它自身在内的一切存在者。首先“此在”的本质在于生存, 这是“此在”存在者状态上的优先地位。西方传统哲学中的存在是个已经完成的状态,而海德格尔通过“此在”表现出的存在是生存意义,是个生成状态。也就是说并没有一种先验的人的本质,人是在生存过程中获得其本质或人性的。同时“此在”不仅是一个生存的过程,而且总是从它的生存中领会、展现着存在。它具有“向内我属”的性质,意义不是外在给予的,而是通过各种活动方式表现它的内向性。它把本来具有的性质转向于外的过程被称为自我呈现(现象学方式)。这样,“此在”又具有了存在论上的优先地位。再次,人类的一切活动,包括对非“此在”的认识及科学研究,都是存在的具体形式,并有赖于“此在”自身的领悟。因而“此在”是存在论得以可能的条件。

参考书目:

[1][4][5][6][7][8][10]海德格尔著,《存在与时间》(修订译本)陈嘉映、王庆节合译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6·4

[2][3]《辞海·词语分册》 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1·7

[9] 海德格尔著, 《林中路》上海:译文出版社,2004

海德格尔著,《形而上学导论》熊伟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比梅尔著,《海德格尔》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陈嘉映著,《海德格尔哲学概论》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